1. <button id="ndeiq"><acronym id="ndeiq"></acronym></button><em id="ndeiq"></em>
        <em id="ndeiq"><strike id="ndeiq"><u id="ndeiq"></u></strike></em>
      2. <em id="ndeiq"></em>
      3. <rp id="ndeiq"></rp>
        <rp id="ndeiq"></rp>
      4. <rp id="ndeiq"></rp>

        設置

        關燈

        第12章 懸殊之戰

            沈翔不僅僅是個年輕的煉丹師,而且年紀輕輕就進入了凡武境五重,但他卻沒有因此自傲,這分城府讓沈家的一些分支統領和長老都暗中點頭著。

            沈翔看向沈浩海身邊的一個中年人,那便是沈浩海的胞弟,沈一寒,凡武境七重的人!這是一個留著胡須的清秀中年。他緩緩走了出來,他從一開始就沒有說過話。

            沈翔接下來將要和他戰斗,而他只有凡武境五重的實力。

            眾人大氣不敢出,沈家族長選舉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,是所有人都預料不到的。

            沈一寒看見自己的侄子被打敗,臉上竟然沒有一絲憤怒,他陰陽怪氣的笑了一聲:“縱使你再怎么天才,挑戰凡武境七重也一定會輸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沈一寒不得不承認,如果再給沈翔幾年時間,他必敗無疑,但此時他卻有著十成的勝算。

            沈一寒修煉一身寒冰真氣,在沈家中也算是個真氣比較特殊的人。

            沈家年輕的天才子弟,竟然要挑戰一個叔輩的凡武境七重,如果是以前別人聽到的話,一定會覺得這是瘋狂的想法,一定會不信,但廣場中的沈家人看見剛才沈翔那種厲害的手段之后,都難以下定奪。

            但大部分人都會認為沈翔會輸,畢竟沈翔和沈一寒的年紀相差很大,而且沈一寒又是凡武境七重的高手,修煉的高階武功也不少,真氣渾厚,絕不是年輕人能擊敗的。

            一場懸殊之戰即將開始,眾人都安靜的觀看著,這一戰過后,就能選出族長了!

            沈翔修煉青龍神功兩個月,他擁有陰陽神脈,每天都用大量的時間去吸收天地靈氣,增強他體內的真氣,畢竟他是同時修煉五團真氣漩渦,修煉五種屬性的,所以他的真氣非常渾厚。

            五重“真氣境”和七重“真罡境”之間還隔著一個六重“神識境”。神識,就是通過修煉精神,凝出一種能操控真氣的特殊精神力量,對掌控真氣有很大的幫助,同時還能強化真氣,有了神識之后,才能修煉出“真氣罡力”來。

            沈一寒是七重“真罡境”,他能使用厲害的氣罡,這可不是真氣能比擬的,因此他有著絕對的信心將沈翔輕易擊敗。

            沈翔那種恐怖的武功雖然震懾眾人,但對真氣稍有了解的人就能看出那種真氣還十分“稚嫩”,遠遠沒有到達“氣罡”的程度,不過在同級別來說,卻非常強大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沈一寒緩緩朝沈翔走了過去,每踏出一步,廣場上的溫度就下降一分,帶著冰寒的氣流吹向四周,看得出這沈一寒也是在突破邊緣,一身冰寒真氣渾厚無比。

            沈翔距離沈一寒最近,那種刺骨的冰寒他感受最為深刻,此時沈一寒釋放出來的是由真氣凝聚而成的氣罡,這是凡武境七重才能做到的。

            沈翔體內的“朱雀真氣”可是火屬性的,受到寒氣刺激身體之后,那朱雀真氣頓時從丹田之中噴出,沖向四肢百骸,感受到舒服的暖流之后,沈翔那有些僵硬的身體才恢復過來。

            就在此時,沈一寒陰笑一聲,隔空一掌,一股白色寒氣頓時從他的張掌心溢出,逼人的冰寒罡氣清晰可見,對著沈翔的頭顱直射過去。

            沈翔看見對方一動,他腳下一滑,步伐如同靈活的蛇游走一般,向前快速滑去,他在避開攻擊的同時,竟然還進行攻擊。

            沈翔腳踏靈活玄妙的步伐,雙手化成龍爪,攝人的青龍真氣從雙手溢出,這是他剛才擊敗那沈振華所用的青龍爪,此時他是雙爪齊出,當他雙手凝現出兩只由真氣化成的龍爪時,眾人又不由得屏息凝視著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哼!”沈一寒發出一聲陰柔的低哼,冒著寒氣的雙掌一拍,擊打在沈翔那雙龍爪之上,一股寒氣爆涌而出,只見沈翔那雙青光龍爪頓時消失,而沈翔的雙臂都覆蓋著厚冰,徹骨的冰寒涌入他的全身,導致他渾身僵硬。

           

            -->>(第1/2頁)(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)
        中文字幕无线观看_中文字幕无线码_国产中文字幕中文字幕无线码 百度 好搜 搜狗
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