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button id="ndeiq"><acronym id="ndeiq"></acronym></button><em id="ndeiq"></em>
        <em id="ndeiq"><strike id="ndeiq"><u id="ndeiq"></u></strike></em>
      2. <em id="ndeiq"></em>
      3. <rp id="ndeiq"></rp>
        <rp id="ndeiq"></rp>
      4. <rp id="ndeiq"></rp>

        設置

        關燈

        第2章 陰陽神脈

            兩名絕美的女子并沒有動,只是俏臉上布滿滔天的殺意,那兩雙美眸都飽含怒意斜視著他,她們竟然連頭都無法扭動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兩位大姐,你們……你們不冷嗎?為什么不穿衣服,我感覺很冷。”沈翔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就胡亂地問了一句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時,那冷艷高貴,滿面寒霜的女子冷冷喝道,“你再往前一步,我定然會讓受盡蝕骨之痛,生不如死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這女子的聲音雖然空靈清脆,但卻毫無感情,讓人有覺得有一種美中不足之意。這女子和她的聲音一樣,無論是神情還是氣質,都有著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感覺,一雙寒芒閃爍的美眸更是透著濃濃的戾氣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小子,你若敢靠近,我會讓你后悔來到這個世界!”另一個女子低吟道,這女子的聲音如同銀鈴般嬌媚,流盼間媚態橫生,勾人奪魄,這是一個艷麗妖撓,媚到骨子里的絕世尤物。

            眼前的香艷的參加,對于沈翔這個未經人事的雛鳥來說有很大的誘惑力,雖然他自認為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但他也不是那種奸詐小人,眼前兩名女子無法動彈,他更不會趁人之危。

            沈翔暗暗定下神來,禮貌地說道:“兩位姑娘,這個……我不是故意的,我在上面懸崖采藥,然后我就被震下來了,我沒有死已經算是命大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說話間,沈翔拿出了兩件大袍子,朝那冷艷女子走過去,他看得出來這兩個女子都不能動,為了不讓她們感到害羞,他只能先掩蓋住她們的那裸露的身體。

            被沈翔如此近距離的看著她的玉體,冷艷女子只能閉上眼眸,忍受著沈翔那火辣的眼神灼燒她的玉體!她渾身微微顫抖著,散發出一種透人骨髓的陰冷寒氣殺氣,讓沈翔不由得打了個寒顫。

            沈翔渾身冒著冷汗,有些不舍地把一件大袍子蓋在那冷艷女子的身體上,這讓她微微哼了一聲,而臉色也變得緩和許多,沒有先前那般殺氣騰騰。

            沈翔又來到那妖媚女子的身邊,只見那妖媚女子朝他微微一笑,媚態萬千,這讓沈翔老臉微微一紅,他深吸了一口氣,才把那大袍子蓋在她身上。

            沈翔此舉,讓兩個女子心中都暗暗感激著,她們心中也有些愧疚,她們之前還那番威脅人家,而且還把人家給震下來,如果不是沈翔命大,恐怕就摔死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兩個女子都松了一口氣,沈翔沒有對她們做出齷齪的事情來,這番定力讓她們贊賞不已,她們都很清楚此時的自己對男人的誘惑力是最強的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兩位姑娘,你們是不是在這下面呆很久了?能告訴我怎么上去嗎?我不能呆在這里一輩子,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!”沈翔有些沮喪地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妖媚女子柔聲淺笑道:“小弟弟,我看你沒有靈脈,此生是無法踏入武道強者的境界!不過嘛……我可以贈你一條至陽神脈,傳授你強大的神功,教你煉丹制藥,讓你成為一名強大的武者,但我有一個條件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妖媚女子朝沈翔拋了一個媚眼,那媚意濃濃的神態,讓沈翔不由得心神一蕩,這女子的話也讓他微微吃驚。不過他卻有些疑惑,他看得出這兩個女子很強,只不過現在受傷而不能動彈,他能幫助她們什么?

            冷艷女子眼眸一亮,她冷冷說道:“小子,我贈你一條至陰神脈!同時把我所修煉的魔功傳授給你,我的魔功絕不比我師妹的神功差!我們絕不食言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沈翔渾身一震,上品靈脈就是天才了,而靈脈之上還有更稀有的玄脈,玄脈之上還有天脈,而天脈之上就是傳說中的神脈!

            擁有一條神脈的話,那可是非常逆天的!

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是不是從上面摔下來摔壞腦袋了?別拿我尋開心了,我可沒功夫和你們在這里傻。”沈翔剛才雖然震驚了一下, 但他還是無法相信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你得到這些的話,要成

            -->>(第1/3頁)(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)
        中文字幕无线观看_中文字幕无线码_国产中文字幕中文字幕无线码 百度 好搜 搜狗
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