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button id="ndeiq"><acronym id="ndeiq"></acronym></button><em id="ndeiq"></em>
        <em id="ndeiq"><strike id="ndeiq"><u id="ndeiq"></u></strike></em>
      2. <em id="ndeiq"></em>
      3. <rp id="ndeiq"></rp>
        <rp id="ndeiq"></rp>
      4. <rp id="ndeiq"></rp>

        設置

        關燈

        第4177章 一爐雙丹

            現場眾人陷入無比的震驚之中,呆呆的看著那兩粒從丹爐緩緩懸浮起來的圣力元丹!“這……這是雙丹?我已經很長時間沒見過出雙丹了!”大坤掌教驚呼道。這可是非常高明的丹術,能掌握這種丹術的煉丹師,如鳳毛麟角,萬年難得一遇。于丹丹也猛然回過神來,沈翔之前釋放大量的丹氣,就是為了故意掩飾自己,要不然沈翔能同時凝好幾粒的!雙丹是非常的天才,但這還不是沈翔真正的水平!“我明白了!因為是雙丹,所以才飄散出很強的丹氣!并不是壓不住丹氣,而是丹氣太盛,若是不泄壓,就難以成功。”一位圣丹院的老者,驚嘆道:“就是不知,他到底是怎么做到,竟能煉制出高品質的雙丹?”“只有一個可能,就是他的火焰!”“難道是……他天生圣火種?”圣丹院這邊的煉丹師,此刻都沸騰起來,紛紛討論著。一爐雙丹之術,只有圣丹院長杜海才能做到,所以杜海就能成為院長!現在,圣丹院和符紋院,以及大坤掌教都明白,為什么圣丹院長會給沈翔紫金玉令!若是沈翔不配,那就沒有人配得上紫金玉令了!王天文這時候也想起,沈翔之前就說過,他更喜歡煉丹,符紋那都是隨便學學的!這才是最氣人的地方,符紋只是隨便學學,就那么厲害了,若是認真去學,還得了?無天丹院這邊的人,一個個都說不出話來,因為他們也被震驚到了!黎凌飛他們這些符紋師,也都感到非常不可思議,因為沈翔的符紋水平在年輕人的水平當中,同樣是萬年一遇的天才。同時精通丹藥和符紋,那可能是幾萬年都沒有出現過的天才!此刻,付玉雅等人,內心都受到了強烈的沖擊!因為從各位身份尊貴的老輩口中得知,沈翔是絕頂天才,幾萬年難得一遇!這種地位,在大坤門將會有怎么樣的發展,這可想而知!就算沈翔今后不是掌教,那地位也絕對遠超掌教之上!掌教長老,那就是個打雜的!大坤門的符紋院長,以及圣丹院長,在掌教面前都是非常強勢的。沈翔若是以后能掌管兩院,在大坤門之中豈不是無敵一樣的存在?那付玉雅在沈翔面前,還真的只是一個屁了!“你們輸了!”于丹丹微笑道。和沈翔交手的葛炎,還是有些不服,喊道:“測測品質……說不定兩粒丹的品質加起來,都不如我一粒呢?”許多老煉丹師都連連搖頭,因為從光著以及丹香來看,這品質就不可能會低。然而,他們也都非常好奇,沈翔這一爐雙丹的品質!“行!”于丹丹微笑,做了一個“請”的手勢,讓無天丹院那邊進行測試。一位老者,拿著測試的器具上前,測試了一粒之后,手有些顫抖。“九十八……極品圣力元丹!”“第二粒,一百!也是極品圣力元丹!”一爐雙丹,皆為極品!這再次震撼了整個圣丹院,震撼了在場的所有人。這是何等高超的丹術?到底是誰傳承的?因為在大坤門的歷史當中,從來也沒有過一位如此出色的煉丹師老祖。。“承讓!”沈翔只是很謙虛的說了一句,然后便退回到于丹丹身邊。在剛才的剎那間,沈翔感受到非常微弱的殺意!而這股殺意,來自四面八方!也就是說,對他起了殺心的人有不少,無天神宮和大坤門之中都有。沈翔無法判斷出誰想殺他,但他并不覺得奇怪,他展現出來的天賦,能間接損害部分人的長遠利益,別人想殺他也很正常。自始自終,沈翔都沒怎么去看付玉雅,就仿佛這個擁有絕世容顏的大坤門師姐,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。柯雨萌最為激動,因為她終于有煉丹師朋友,而且年紀和她差別不大,那就太好溝通了。在沒遇到付圓圓之前,符紋師和煉丹師給她的感覺,都是中老年,她遇到這些人,都得客客氣氣。而沈翔在她面前非常溫柔,有時候還和她嘻嘻哈哈,是個非常好的大哥哥,而且還很英俊……最窩火的,應該就柯秋彤!她之前可是對沈翔鄙視到家,甚至還一口一個丑八怪罵沈翔,還各種污蔑柯雨萌倒追丑八怪,把丑男人往家里帶什么的……然而現在,柯雨萌帶回家的這個丑少年,竟然是如此的天賦,背后

            -->>(第1/2頁)(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)
        中文字幕无线观看_中文字幕无线码_国产中文字幕中文字幕无线码 百度 好搜 搜狗
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